导演“小作文”鉴赏

导演“小作文”鉴赏

作者 |小福

春节档向来是拼刺刀的战场。

在今年,诡谲多变的市场变得更加残酷,票房纪录破坏机《唐人街探案3》和新一任逆袭者《你好,李焕英》齐头并进,轻松包揽了档期冠亚军。在两部怪兽级电影的压制下,其他几部影片至今仍在亿元级别徘徊,两极分化程度几乎达往年之最。

对于其他几部电影来说,此时再谋求逆袭未免为时过晚,不过,为了项目能够走得远一些,各家主创仍然使出了浑身解数。在诸多营销套路之中,导演小作文,成了《人潮汹涌》、《侍神令》、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三部影片不约而同的选择。

和从前相比,如今的导演更爱发声了。有些导演,用小作文宣告态度、回应争议;有些导演,用小作文自我反思。不过更多时候,导演们更爱用小作文来分享制作历程心境,以求观众不离不弃,也望以此换取更多排片。

相同的是,这些导演都深爱着自己倾注心血打造的作品;而不同的是,这些导演在社交平台上呈现出的立场态度,以及难以预测的观众反馈。

今天,犀牛君找到了一些颇具代表性的导演小作文重新细细品来,这些洋洋洒洒的文字里,也有着不少看头。

最有态度——徐浩峰导演

论导演的文字功底,既是导演、编剧、小说家,又是北京电影学院在任教师的徐浩峰一定榜上有名。

而他为自己执导新片《刀背藏身》写下的一段小作文,也是犀牛君心中最有态度的一篇。

2017年4月27日,导演徐浩峰在微博发表了一篇名为“日后痛骂”的博文,表示要放弃新片《刀背藏身》的署名权,并且声称将在其公映之后臭骂这部电影,而这都是为了保护它。

故事并不难推论,大抵是因为导演与电影出品方之间出现不可调和的意见分歧。对峙无果后,徐浩峰导演选择以极端的形式退出项目。

“臭骂自己的电影,是作者对作品的最后温情。”字里行间,虽有无奈,侠气犹在。

最具反省精神——

韩延导演 滕华涛导演

不卖座的电影很多,能够在公众面前勇于承认自己的失利的导演却始终是少数人。在犀牛君看来,电影票房、口碑无非是无数衡量项目的标准之一,无论高低,都不能全盘代表一个项目的全部价值。

但无论如何,能够在项目的市场表现不及预期时直面自己的不足,这种自省的精神是非常值得肯定的。

2018年6月上映的《动物世界》,至今仍是很多观众眼中的票房遗珠。影片上映后口碑平稳,却因时运不济始终未能引爆市场,最终票房落点仅破5亿。

为此,导演韩延在微博发文,大方承认了自己尝试的失败。甚至在反省这样一场“冒险”其实在侧面印证他的自以为是和异想天开。

观众们并不刻薄,在看到韩延导演发文后,网上涌现的声音大多是鼓励和安慰。

两年半后,韩延导演又在微博上发了一篇新的小作文。回忆着他拍摄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的点点滴滴,在新片上映前夕最后再为自己的作品拉拉票。好在这一次,大家都没有遗憾。

相比之下,《上海堡垒》导演滕华涛的道歉心境似乎要更加复杂。“大IP 流量”的改编魔咒,让这部影片自上映起便饱受观众争议,口碑一落千丈,最终累计票房仅达1.23亿元。

影片上映两天后,《上海堡垒》导演滕华涛发长文道歉,称以往拍的电影,也有观众不喜欢,但大都是就电影批评电影,可如今却看到网友说《流浪地球》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,结果让《上海堡垒》给关上了。对此,滕华涛坦言自己非常难过,因为这不仅仅是对电影不满意,也是对中国科幻电影的期待落空了,作为导演的他,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而面对这部影片将会赔钱的命运,他也选择接受批评,记住这次感受。

最具争议——李蔚然导演

创作者与观众的出发点不同,有些时候,导演的小作文也会招致网友更加激烈的“攻击”。

2月21日晚,《侍神令》导演李蔚然发长文,希望得到影院的支持,也请观众“珍惜《侍神令》最后的排片”。

在长文中,他写到近日彻夜难眠,不断复盘如何一步步落得如此境地。对于这部耗费四年光阴创造的电影,他表示“我们有自信够专业也做到了,但最后的选择权仍在观众手里。”

文章末尾,李蔚然导演不忘呼吁观众尽早走进电影院,并向影院恳求排片,“好奇我们这四年干了什么的朋友们,请珍惜《侍神令》最后的排片,再给我们一点热情;也希望影院同仁再给一点支持,让想看片的朋友们买票更容易些。”

在这篇文章的转发中,不乏有些不同的声音,仍然认为影片的内容并不符合预期。反过来看,或许正是导演与观众观点的错位,造成了《侍神令》在春节档的失利。

最佳文笔——饶晓志导演

《人潮汹涌》可能是今年春节最“冤”的一部新片,它甚至还没机会被观众用脚投票,就提前被垫底的排片量压垮。这也让饶晓志成了今年春节档最早发出小作文呼吁增加排片的导演。

不过在犀牛君看来,初衷虽是求排片,但在饶晓志导演的这段文字里,却饱含着一个创作者的恳切和对院线从业者的包容理解。既承认影片的现实处境,又坦然说出了自己作为创作者的不甘。这篇小作文,态度不卑不亢,堪称求排片的标准模板。

他在长文中直言:“我是在理解院线立场的基础上为自己电影‘求’一些空间,也期待最后能相互成全,想表达《人潮汹涌》也是部好笑好看的电影,但绝不希望‘道德’绑架任何一方。”

他希望观众能在不抱怨、不拉踩的前提下,把自己认为好看的点、动人的段落传出去,用口碑吸引更多的人走进影院,真正的解决排片问题。

从内容角度来看,《人潮汹涌》绝非主流观众眼中的烂片,在一些不可抗力之下,导致它有了这样萧条的开局。而通过饶晓志导演真挚又不失体面的发言,最终也换来了院线与观众的真诚相待。

截至目前,这部影片的排片场次已经从最低点1.3万场上涨至3.9万场,日排片比例超过10%。一定程度上来说,《人潮汹涌》已经完成了今年春节档最令人意想不到的“逆袭”。

最真诚——

赵霁导演 黄梓导演

在大部分时候,真诚的导演小作文更容易吸引网友们的目光。毋论作品水平,看到导演诚挚的态度与制作影片的不易,总归会有观众为之动摇。

在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导演赵霁的小作文中,透露了这部作品背后艰难的制作历程。

据他透露,团队从2016年开始,就想做一个不一样的哪吒。四年的制作过程非常艰难,不停和时间金钱赛跑、不停做取舍。赵霁也遗憾表示:虽然电影破三亿了,但排片状况每况愈下,三亿的票房对于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来说,离回本还远远不够。因为影片票房不佳,其下一部电影《新神榜:杨戬》中的某位核心成员已提出离职。

赵霁在文中表示,感谢来到电影院支持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的每一位观众给朋友。是你们的支持,实现了我们的梦想。我们也会承载着你们的梦想,继续努力。

商业片导演都会遭遇的排片、票房难题,在艺术电影身上只会加倍放大。1月26日,电影《小伟》导演黄梓在微博也发表了一篇回顾创作历程。

黄梓表示,这部影片搬上大银幕对于自己就像是迎接一场考试,而目前,这个考试结果比预想的要糟糕:“上映第一个周末过去,该片票房仅过40万,排片0.1%”。

同时,黄梓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看到这部电影,也决定通过自己的微博送出100张电影票,“哪怕更多一位观众,对我而言都是有意义的”。

最幽默——木头导演

打完票房战,还有舆论战。纵览市场十数年,只要是有热度的电影,大抵都会引发些观众争议。事情可大可小,各主创团队的处理方式也不尽相同。

2019年,动画电影《罗小黑战记》上映后,却因片中哪吒一角的出现被部分网友质疑是否在蹭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热度。为此,导演木头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长文回应,语言轻松诙谐,颇有些四两拨千斤的味道。

他表示,不否认会蹭到哪吒的热度,但是两者根本不需要一决雌雄。早在4年前创作剧本的时候,他就已经打算拿哪吒作为亮点,甚至还曾让饺子导演看过自己的剧本。现在所做的一切宣传,都已经尽力抹去哪吒的存在。

一句“这是我的哪吒,没什么见不得人的,他是我的孩子,”更重申了导演明确的态度。

当导演成为发声者

究其根本,现在有越来越多导演开始发表小作文,是作为影片创作者对作品的爱惜与维护。但很多时候,这样的方式也是对影片的再一轮宣传。

这种形式毫无疑问是有效的。面对来自观众的争议、市场的放弃时,来自导演的一记直球,胜过任何花哨的营销手段。

只是与此同时,想必创作者们也早已意识到,无论对待商业电影还是艺术电影时,观众和市场都是冷静的。观众和市场愿意给予自己心目中优质的内容第二次机会,或是放下之前的偏见,但也会在必要时坚持自己的立场。

导演小作文是一剂良药,但选择权,始终握在观众手中。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1 www.btdyt.com 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 统计代码

观看记录